云客简介

“水滴间” 站长,家乡四川,暂居深圳,软件工程师,Drupal学者,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

“云客” 来自原创签名:“云游天下,做客四方” ,意为人的思想或圈子不能闭塞,应海纳百川,对世界持开放、友好的生活态度。
(该笔名和云计算等概念毫无关系,早在2004年开始并一直使用至今)

反对避世享乐,崇尚善良勤奋,很喜欢的一段话:

人生中出现的一切,都无法占有,只能经历。我们只是时间的过客,总有一天,我们会和所有的一切永别。深知这一点的人,就会懂得:无所谓失去,而只是经过而已;亦无所谓得到,那只是体验罢了。经过的,即使再美好,终究只能是一种记忆;得到的,就该好好珍惜,然后在失去时坦然地告别。

联系方式:微信号:php-world,QQ交流群:203286137

“ 我来自哪里?我是谁?我将去向何处?”
这号称哲学三大终极问题,相信许多小伙伴都思考过,什么样的人生才是自己想要的呢?要怎么过好她呢?很高兴与你分享我的探索。
首先,目前的科技已很发达,应该有听过人工心脏、电子义眼、人工耳蜗、机械手臂等等吧,这些东西已可以安装到人体,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如果不停替换身体部件,那么这个人到什么程度不再是这个人了呢?到大脑吗?其实正常人的身体物质也是在不停的进行替换更新,关于此有个有趣的思想实验:特修斯之船,它描述的是一艘可以在海上航行很多年的船,称为特修斯号,长时间航行归功于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只要一块木板腐烂了,它就会被替换掉,以此类推,直到所有的部件都不是最开始的那些了,那么最终产生的这艘船还是特修斯号吗?如果不是,那么在什么时候它不再是了?更进一步的,如果在这个过程中用船上取下来的老部件来重新建造一艘新的一模一样的船,那么两艘船中哪艘才是真正的特修斯号呢?
这已涉及到对“人”本质的认知,再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人类大脑也是现实中能找到的物质组成的,没有什么特殊的独有的物质元素,要是有一台机器可以操纵原子,甚至更小的粒子,那么它是否能按照已经存在的大脑原子空间排布顺序重建一个一模一样的大脑呢?如果能,那么说明包括大脑在内的所有身体器官都是硬件,它不能代表人,代表人的是排布顺序的信息,我想人应该是一种“软件式”的思维体,但如此一来能重建一个大脑就能重建第二个、第三个等等,那谁才是原来的那一个?能实现吗?数学这套终极法律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吗?空间可以一样,但时间总在流逝,她是变化的根本,复制操作需要时间,而这个时间内那个人已经演进了,新造的人永远追不上原来的那个人,即便使用上述重建复制也不能复制一个人,所以每个人是唯一的,那么人更准确的定义应该是:变化演进中的思维体。
云客的这个推论似乎解决了“我是谁?”这个问题,目前我还找不出破绽来,但“我来自哪里”呢?这涉及到另外一个问题:人是有智能的,那么智能在何时形成,可以精确到多短的时间?我们一致都会认为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是有智能的,可以认为一个人类受精卵细胞是有智能的吗?如果有,那么细胞也有形成过程,终归来自基本物质,形成于何时呢?如果细胞没有智能,那么它从在子宫慢慢发育、出生、长大的过程中智能形成于何时?附带着何时才算是一个人?如果能给出时间,我会追问是形成于哪一刻?哪一分?哪一秒?这是人的来源不可避开的问题,类似于波浪形成于何时?一个水分子显然不能形成,两个呢?三个呢?显然很多个后加上外界扰动它形成了,原本在一个水分子时没有波浪这个事物,随着数量增多,波浪是无中生有而来,外力扰动而成,也许问多少个水分子能形成波浪是没有意义的,趋势累积而已,这似乎就是“我来自哪里”的答案。
我们“人”这个“软件式”的思维体和波浪一样,波浪是无中生有而来,外力扰动而成,而我们人就是无中生有而来,环境逐渐作用而成,“环境”也可看做是我们无中生有而来后接收到的信息,这些信息像原子一样可以组成分子,分子可以形成更大的分子,最终可以形成记忆和我们称为“文化”的大分子团,信息就像组成这些“演进中的思维体”的物质,人就是各种文化混合在一起构成的有机体,这个有机体附带着记忆,那么人要怎么过(也就是具备什么类型的行为)才有意义呢?在回答这个问题前需要先明白“意义”这个事物是有相对性的,一辆汽车被制造出来,它的存在意义相对于车主而言是要完成服务的使命,对于车厂工人而言是工作获得回报,对于钢铁、汽油、道路而言意义是什么呢?不同的参照有不同的意义,如果汽车是有意识的,那么只有它自己认可的意义才会指导它的行为,这需要选择一种首要意义,这种首要意义似乎应该来自本身存在的第一动因,就像汽车的第一意义来自于车主,被车主需要才是汽车存在的第一动因,于“人”而言,首要意义可以问问“文化”想要干什么,因为我们由文化缔造,文化的天性是要传递下去,至于最终想要干什么我们无从知晓,但可以肯定“传递”是“文化”想要的,这是我们的行为具备的意义之一;

有个词叫做“模因”,如果把文化当做一个生物,模因就是这个生物的基因,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就是模因在进行复制,文化得以传递,而复制是有难易的,起到筛选作用,现存的模因都是经过竞争后得以存留,模因也会变异,源于交流时的细微改变,由此产生多样性,经过复制的难易得以筛选,更受欢迎的模因得以传递,“人”需要促进文化的生长,使她适应环境,得以传递,去调整和试错模因就是人类行为的又一意义之一,具体就是找出更受欢迎的文化,同时反过来让这种文化指导自己的行为。

换个角度看一看人类行为应该要完成的使命:人是“演进中的思维体,由模因组成”。明白这个道理后可以发现人是可以不死的,传统的死亡只是身体的消散,模因可以表达存在于纸上、书中、U盘、网络里。。。一旦它们被某个大脑读取,就传染,继续演进,从而这个演进中的思维体化整为零得以存留。在模因的传递中这个世界变成了一个众多个体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混合链接成一个新的大物种,我不知道应该称这个物种叫什么,但可明确我是那的一部分

明白这些后再回头看一看最初的问题:人应该怎么活才有意义?也许是:
“改进自己的模因结构,变得更适合这个宇宙,去表达组成自己的模因,让它存在于书里、网络里、人脑中,这些代表了自己。努力付出,让最终形成的那个超级物种变得适应这个宇宙环境,长存下去,因为那也代表我自己。”
人生的意义在于付出,然后形成一种超然的存在,那也是得到。